Foliage

愿我爱的人,一生顺遂,平安喜乐

盲(楼诚,哨向设定)08

从安:

想甜甜甜=_=


早上明楼醒的时候,还有些缓不过来,只当阿诚还在怀里,伸手却扑了个空。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不是真实发生的,但也不好说只是简单一个梦而已。明楼从床上坐起来,揉了把脸,突然不知道等会儿该怎么面对阿诚了。


“大哥,”一阵敲门声响起,外头传来阿诚的声音,“起了吗?我来给你送早饭了。”


“进来吧。”


阿诚以前进门从来不敲,他在他面前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,这回突然敲了门,想必昨晚也给他带去了不小的影响。不过不管怎么样,新的一天已经到来了,他和阿诚还需要为以后做谋划,他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没那些闲工夫想这些了。


三明治和牛奶放在书房的茶几上了,阿诚走过去为明楼穿外套,明楼察觉他眼神闪躲,也只是任由他扣上扣子。


让昨晚像一个普通的夜晚一样被忘记,比追根溯源要更适合眼下的局面。


只是明楼心里却无法向从前一样看待阿诚了,或许阿诚对明楼,也早就有了异样的心情。


算起来,阿诚比明楼更加能忍。巴黎明楼朝他开的那一枪,就在他耳边,哨兵有比常人强五倍的听力,受到的伤害也是五倍,可阿诚愣是一声不吭。


这件事情如果明楼不先开口,大概阿诚一辈子也不会说。明楼也不是没有想过,不过他们俩虽说是搭档,也毕竟是兄弟,谈情说爱,未免太奇怪了。


“大哥,大哥?”


“嗯,你说什么?”


“我说你先吃饭吧,我到外面等你。”


“你不一起吃吗?”


“我早就吃过了,你今天可起得比平时迟了半小时,也不知道昨晚干嘛去了,做贼了你?”


“怎么说话呢?越来越没大没小了。”明楼抬手要打,阿诚立马就溜了出去。


“我去把车开到门口!”


“臭小子,还干嘛去了,干你去了!”明楼坐下吃饭,餐盘旁边还放着一份报纸,现在也没时间看,只能在车上看了。


远藤由贵的死还只是开始,他的位置很快就由新人代替,这个位置对上海各方反日势力并无太大威胁,明楼也就放在了一边,现在他们要做的是抓紧调查金开在这次泄密事件中的参与度。


“今天没有哨兵跟着。”阿诚一边开车,一边向明楼汇报,他仔细搜寻了一圈,也没发现任何的哨兵。


“哨兵的确适合侦查,但在另一个优秀的哨兵面前太容易暴露了,昨天你已经给过他警告,他的上头自然会知道。今天你的任务是继续跟进金开酒店的调查。”


“我知道了,也顺便卖梁仲春一个人情。”


车开进市政府之后两人的对话也就此打住,梁仲春早早地就到了办公厅门口,看见明楼从车上下来,拖着他那瘸腿就过去了。


“明长官早上好!”


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明楼和阿诚交换了一个眼神,鱼自己咬的钩,可不关他们的事。


“梁处长一大早赶过来,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明楼整了整衣领,说道。


“还不是因为金开酒店的事情,因为那个日本人我可是一晚上没睡着觉啊。”梁仲春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,说,“我今天来,也是希望明长官再把您的秘书借我一下。”


“我的秘书,也是很忙的。”


明楼这拒绝的意思已经到了,但梁仲春是真没办法,光靠76号那帮家伙,他还不知道要查到何年何月去,只好央求明楼,“明长官你看这,要不这样,让阿诚先生带着我去查案总行了吧?这案子破了,我半分功劳不要,全算在您这儿。”


“既然梁处长已经这么说了,我这个副主任也得担一些责,阿诚,你等会儿把今天的事情和下面交代一下,和梁处长一起过去吧。”


“是。”阿诚应了下来,梁仲春朝他投去一个得逞的眼神,阿诚还刻意回避了。


梁仲春是最懂得看人脸色的,这一招欲盖弥彰,让他相信阿诚和他的同盟已经建立,接下来,就是他收好处的时候了。


等到阿诚处理完秘书处的工作已经九点钟了,梁仲春也不慌,就坐在车里等他。日本人的案子在梁仲春心里算不了什么,拉上阿诚一起查案,查到了,他把功劳一让,无功无过,还能得明楼一句赞赏。查不到,阿诚比他能力要强,阿诚都查不到,那他就更不用说了。再者说,明楼是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,阿诚又是他的秘书,搞定了阿诚,就是打通了他的财路,吃这点亏还算赚的。


梁仲春的算盘打得噼啪响,对阿诚更是亲近,看见阿诚出来,立马把车门一开,说道:“阿诚兄弟,请吧。”
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Foliage从安 转载了此文字